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担保的观点变化
作者:湖北省担保集团    发布时间:2012-10-16 22:31:40    已浏览: 6669 次

转载中国担保融资网

从文意解释的角度看,93 年公司法 60 条第 3 款约束的是董事、经理的个人行为。该法条主语是董事、经理,规范的当然是董事、经理的行为。从体系解释的角度,93 年公司法 57、58 条规定了董事、监事、经理的任职条件,59 条规定了上述人员的忠实义务,接下来的 61、62、63 条仍然是对董事、监事、经理个人责任、义务的规定。那么,处于其间的第 60 条约束的必然是董事、经理的行为,而不可能是公司的行为。理论上虽然如此,但判断一个行为究竟是董事的私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并不判断,这也是该条在实务中产生较多争议的原因。这个时候只能做一个形式上的判断:如果有董事会决议、股东会决议或者以章程授权的其它形式通过的决议同意担保,那么应当认定这样的担保是有效的,因为通过上述形式,董事、经理的个人意志已经转化为了公司的意志。但是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与判决似乎并不支持这样的解释。2000 年 12 月发布的《担保法司法解释》重申违反公司法 60 条规定的担保行为无效。随后的中福实业公司担保案彻底明确了最高院的立场:公司法 60 条第 3 款的禁止性规定既针对公司董事,也针对公司董事会(当然最高院判决的推理是存在问题的,它似乎将董事会等同于各董事的简单相加)。在随后的判例“吉林省吉发农业开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光明路支行、吉林省开发建设投资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 1,以及“温州信托公司清算组诉幸福实业公司等债权债务转让合同纠纷案”2中,最高院仍持上述观点。

但在“中国建设银行福州市城北支行与运盛(上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福建省中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 3中,最高法院改变了自己的场。该判决写道:“根据担保法一般规定,担保行为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经过董事会批准的,以公司名义为其他单位和个人出具的担保应当认定为有效。”并认定担保行为合法有效。可以看出来这是最高院观点软化的一个判决。但我们同时应当注意到,本案有不同于其它案件的有利于债权人的事实:第一,被担保公司是只占担保公司股份 1%的小股东;第二,担保公司与被担保公司之间签有互保协议。法院在判决中明确强调了这两个因素,可见最高院此时仍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之前的立场,只是做了某种程度上的让步。再接下来的光彩集团担保案,最高院则完全放弃了自己之前的立场。该案的一审判决与中福实业案的推理几乎如出一辙,但最高院却在二审中推翻了一审判决,认为“(93 年公司法第 60 条第 3 款)并非一概禁止公司为股东担保,对有限责任公司而言,符合公司章程,经过公司股东会、董事会批准,以公司名义进行关联担保,修订前公司法并未明确加以禁止。”随后认定担保有效。从这一系列判决可以看出,最高院对公司为自己股东担保这一事件的态度,经历了从完全否定到有条件肯定再到基本肯定的变化。这其中的理由,最高院自己在判决中已经说的很明确,就是一个利益衡量的问题。在中福担保案中,最高院着眼于“规范公司关联交易、限制大股东操纵公司并防止损害中小股东利益”,而在光彩集团担保案中,最高院认为“从价值取向的角度考量,在衡平公司债权人与公司股东利益冲突时,应优先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至于最高院的立场为什么会从保护中小股东利益转变到保护债权人利益?尚待进一步的研究。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站内搜索   Site Search
Copyright 2015 湖北省担保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鄂ICP备17005815号
服务热线:027-87317028 邮编:430071 传真:027-87319263-8209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64号湖光大厦东7楼

技术支持:武汉网站建设
2019年第4期香港马报